文物保护需要多方参与和多方投资

作者:冯寿燕近日,山西省政府公布了“文明守望工程”实施方案,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鼓励和引导社会组织、企业或个人通过投资、修缮、认领和收养等方式参与市、县文物保护单位和其他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利用。 文物建筑能否移交给企业和其他社会组织?如何保证文物的安全和合理利用?山西省的这一举措引起了关注。 中国有许多历史遗迹,但也有“甜蜜的忧虑”——文化和保险有限的资本和技术管理力量只是沧海一粟。 与意大利等文物大国相比,中国在文物保护的资金投入、技术和管理上存在明显差异。 那些可以开发成旅游景点并具有经济效益的文物建筑一般可以得到较好的保护,而那些经济价值不大、不能开发成旅游景点入园的文物建筑则难以得到有效保护。 在这种情况下,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弥补政府部门文化保护资金和技术管理的不足,是一种有益的探索和尝试。 文物保护不是政府部门的独角戏,应该鼓励广泛的社会参与。 在美国保护文化遗产的国家公园系统中,资金包括联邦政府赠款和税收减免,以鼓励各行各业的投资和捐赠。 然而,中国对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投资主要依靠政府,目前还没有多党参与和多边投资的机制。社会组织、企业、机构、个人和其他社会力量尚未在文化保护领域发挥应有的作用。 社会力量广泛参与文物保护也是文化教育和普及文物知识的过程。 文物保护是“活的保护”,不应该是“死的保护”。不可能封闭和密封文物和建筑,只留下与人们目前生活毫无关系的尸体。 在保证文物安全的前提下,我们应尽可能多的利用文物和建筑,如教学、参观和研究,使它们成为文化产业和文化活动的载体。 所涉及的社会力量越广,文物知识和历史文化的传播就越广。 在各种社会主体的参与下,文物建筑将以“活的形式”存在,并成为当前社会生活的一部分。 社会力量对文物保护的参与才刚刚开始。在保持宽容态度的同时,我们也应该警惕可能的不利后果,并采取预防措施。 首先,应该有科学的证据和明确的定义,说明哪些文物可以交给社会,哪些文物必须由文化和保险部门严格管理和保护。 在意大利,文物保护分为四个层次,不同层次有不同的保护标准。 其次,要确保参与保护的社会力量具备从事文物保护的资金、技术和管理条件,防止文物保护成为对文物的破坏。 第三,对于社会力量对文物的保护和利用,要实行全面、全面的监督,防止文物的商业性利用,防止不当利用危及文物安全,造成不良社会影响。 最后,相关信息应公开透明,接受社会和公众舆论的监督,以防止秘密行动和私人交易。一旦权力寻租等腐败现象发生,法律责任就要严肃追究。 文物保护工作的重要目标是让文物知识和文物承载的历史文化进入社会和生活,让文化力量深入人心。 因此,文化保险部门和文化保险组织扮演单一角色的“小文本保险”模式应逐步转变为政府部门主导、专业组织主导、社会组织、企业和个人广泛参与的“大文本保险”模式。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注意建立规章制度,以确保一切工作能够按照文物保护的法律、法规、政策和客观规律进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