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赖的房地产商声称被骗了4000万元,并报告了买方的刑事犯罪。

最初的开始|时代周刊|在贾敏已经看到很多开发商困住购房者的案例,很少有开发商被购房者困住的案例 然而,在青岛,一家开发商“出售”了24套公寓,但没有收到任何钱。 在随后的诉讼中,法院还裁定购买合同有效。 开发人员真的愚蠢和幼稚,因此成为受害者吗?还是有什么可疑之处?开发商借钱盖房子,但仍然不能用它来偿还债务。青岛房地产开发商三元郝迪觉得被骗了,骗了4000万元 2012年底,青岛三元郝迪公司接管了位于青岛市即墨区繁华地段的旧城改造项目。 2013年,郝迪三原在这片土地上开辟了“豪九号”住宅区。 这个旧城改造项目工作量大,投资大。 其法定代表人胡思水表示,该项目前期投资超过10亿元,年底需要1.5亿元来支付材料费用。拿到7000万到8000万元后,他真的没钱了。 介绍完毕后,我遇到了一个叫徐谋芳的人,他为三元郝迪提供了一大笔钱。 在胡思水看来,这只是年底,钱会被用来“过了一年,贷款就会还清” “后来,根据公司的财务核算,2012年底至2014年7月31日,三元郝迪公司以他的名义向徐谋芳和公司共借款3450万元,期间连续还款1399万元,实际欠款为2001万元。 问题在于余额2001,000.00元,三元郝迪直到2014年“好9号”住宅区开放销售后才偿还。 当时,位于繁华地段的“豪九号”住宅区卖得很好。房价是每平方米7800元,一个房间难找。 因此,三元浩首先想到了一种用房子作抵押的方法。 郝迪三原通过假装出售房屋作为抵押,向24名买家出售了社区内尚未实际出售的24套商品房。 2014年10月7日,在徐谋芳的安排下,郝某、李谋英、王谋智等24人与三元郝迪公司签订了青岛商品房预售合同,并在网上签订了合同。24人每人在社区16号楼买了一套房子,每套房子的总价在111万元到271万元之间。 换句话说,三元昊首先用卖房子的方法还债。整个过程遵循正常程序,除了一件事——买方一分钱也不给。 根据总价格中位数,这24栋房子的总价值约为4500万元。 开发商以0元的价格将房子“卖给”了24位买家。 在胡思水看来,他希望房子只留给对方,有钱后再归还。 然而,事情的发展趋势超出了三元郝迪的预期。 在“购房者”眼中,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2 “假戏真做”,三元好弟作为抵押的这些房子所占据的房屋逐渐被人们占据。 这是三元浩第一次不愿意 “我看这是不对的。你当时没有付24栋房子的钱。这栋房子价值4000万到5000万英镑。我欠你2000万。你现在想把房子搬出去吗?”简而言之,三元郝迪以“售房”方式抵押的24栋房屋开始在没有买家任何资金的情况下使用。 好像它真的被卖掉了 三元郝迪的角色突然从债务人转变为收债人。 三元浩给24名“购房者”发了一封律师的信既然你想住这房子,你必须把钱交到我们房委会的账户上,也就是说,每个家庭都会把钱寄给他。你要给我多少时间? “很快,胡思水从24个买家那里收到了数千万元 2014年29日,10元人民币,不到4个小时,一张以胡思水名义尾号为3203的浦东发展银行卡完成了42笔交易:24名购房者在汇出购房款后分期支付了3922万元。 交易结束后,银行卡账户余额为0元 这张卡的开放日期是2014年10月8日。开业当天,这张卡收到了徐谋芳的转账700万元。 仅仅三分钟后,700万元被分两次提取。同月21日,该卡又收到徐谋芳转账260万元。五分钟后,260万元被收回。 根据这一计算,这张卡前后通过的账户金额为4882万元。 奇怪的地方也在这里。 根据预售合同,24名买家应将货款转入三元郝迪公司1267监管账户。 自2013年7月1日起,实施《青岛市新商品房预售资金监管办法》规定,购买者支付的新商品房预售资金必须直接存入商品房预售合同规定的监管专用账户 开发企业不得以任何形式直接存储预售资金。 换句话说,统一管理开发商的预售资金,一般来说,不应该发生将购房资金划入开发商老板个人账户的行为。 然而,根据法院记录,当本案法官前往浦东发展银行(Pudong Development Bank)收集材料时,银行工作人员告诉他,自来水中的3922万购房款实际上只是一笔200万英镑的资金,24名购房者反复使用这笔资金,并没有真正存入24笔现金。 不仅如此,胡思水还说,这张银行卡是由一个冒充他名字的人经营的,他并不知道 由冒名顶替者打开的银行卡,拥有200万资本,产生4000万现金流量,变得越来越复杂和混乱。 在未归还的2000万套和未归还的24套套房中,三元浩迪起诉买方之一李秀英,要求其解除商品房预售合同并收回该房屋。 然而,这一请求被法院驳回。 2018年4月,即墨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原告三元浩终止商品房预售合同的主张,被告李秀英赔偿1500元违约金。 判决书中提到:“被告将所涉合同的签字交给原告(三元浩迪公司)后,他说原告会先开具收据付款。三元浩迪公司随后向被告开具收据,后来解释说,收据是与被告协商的。 “法院认为,对于这样一笔大买卖,随意向对方开具收据是不符合常识和日常生活经验的。 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本案双方签订了商品房预售合同,网上备案,被告汇款至胡思水账户。经综合分析,认为本案证据之间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认定被告李牟英已按合同约定向原告支付全部购房款,不构成根本违约。 中国人民银行青岛中心支行在回应一名冒名顶替者开银行卡的企图时表示,浦东发展银行青岛即墨支行在开银行卡时对胡思水的第二代身份证进行了网上验证。 从目前的证据来看,没有违法行为。 仅因为该业务是在2014年开展的,并且业务处理时的视频材料已经过期,该中心无法获得这些材料。 三元郝迪公司焦虑不安,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法院裁定基本事实不明,并发回即墨区人民法院重审。 截至2018年3月,即墨区人民法院再次裁定三元郝迪公司提起的诉讼与法院认定的事实存在诸多矛盾,驳回三元郝迪公司提起的诉讼。 三元郝迪公司再次提起上诉。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年6月裁定,一审裁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随着4000多万套房屋即将消失,三元郝迪公司直接向公安机关举报了24名涉嫌犯罪的购房者。 此案目前正在调查中。 这出戏甚至更复杂。 同样笼罩在薄雾中的是开发商本身。 三元浩成立17年,于2002年11月27日成立14次,成为“老莱”青岛三元浩公司。在其成立的第17年,其主要业务是在当地市场。作为一个典型的小型房地产开发商,它的突然流行也引起了一些网民的关注。 或者:这绝对是刑事案件。这显然是一个陷阱 还是还有这样一个天真的开发者?不给钱就签合同的心有多大?目前,双方仍在争夺是继续比赛还是被困住。 然而,三元郝迪本人曾卷入许多纠纷。 经审查,青岛三元郝迪公司本身是一家被最高人民法院公开的不诚实公司,已被列为不诚实人14次。 2018年8月31日,他曾被认为是违背诺言的人。 青岛三元郝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胡思水因在宋卓发生贷款纠纷,被判在10天内偿还原告270万元贷款和共计12万元利息。 根据法院公布的案件信息,三元郝迪“并没有全部履行” 2019年5月14日,因其履行能力,再次拒绝履行有效法律文件中规定的义务,被列为不诚实被执行人。 此外,公司因欠税31次被列入欠税公告名单,因金融贷款合同纠纷被他人或公司起诉36次,因私人贷款纠纷被他人或公司起诉14次。 经过这么多抱怨,终于轮到三元郝迪告别了。 然而,从证据链来看,三元郝迪胜诉的希望微乎其微。 三元郝迪把24栋房子抵押给24个买家时,为什么不签相应的抵押证明呢?这十多年的生意都依赖于绅士间的友谊,这是真的吗?如果是这样,265项司法风险将违背绅士的风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