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精工揭示普劳莱德表演争议的新进展

Digby.com 8月23日报道称,东方精工(002611)在其半年度报告中披露了其子公司普劳莱德绩效争议的最新进展。最初的股东持有公司的所有股份作为抵押,并被司法机关冻结。

然而,从东方精工发布的半年度报告来看,该公司的收入增长越来越依赖于普劳莱德(Puulaid)的贡献。

今年4月,东方精工在其2108年财务报告中披露,该公司收购的全资子公司普劳莱德(Puulaid)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43.4亿元,净利润2.19亿元。

然而,浦项的前股东北大第一、宁德时报、BAIC生产投资、BAIC福田汽车、青海普仁和管理层拒绝同意这一结论,称浦项去年盈利约3.3亿英镑。

因此,双方有很大的分歧。

东方精工表示,亏损2.9亿元的年报已由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根据最初的收购协议,Puulaid的最初股东需要对公司进行补偿。

这项请求被Puulaid的原始股东一致拒绝。

现在,这场争论进展到哪里了?东方精工在2019年半做了详细披露。

东方精工在半年度报告中表示,Puulaid和Puulaid的前股东任命的管理层仍拒绝承认Puulaid 2018年的年度业绩以及2016年至2018年累计业绩承诺的实现情况。普劳莱德的前股东拒绝履行其绩效薪酬义务,并在公司年报披露后质押东方精工的全部股份。

为维护上市公司及广大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东方精工于2019年5月14日向各普莱德原股东分别发送了《关于业绩补偿金额及应补偿股份数量的通知》,要求各普莱德原股东履行合同义务,补偿相应股份,但遭到普莱德原股东拒绝。为了维护上市公司和大部分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东方精工于2019年5月14日向普劳莱德的前股东分别发出了《关于绩效薪酬金额和待薪酬股份数量的通知》,要求普劳莱德的前股东履行其合同义务并对相应的股份进行补偿,但普劳莱德的前股东拒绝了。

根据《利润补偿协议》的相关规定,公司已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提出仲裁申请,并提交仲裁请求,要求普劳莱德前股东履行其履约补偿义务。

东方精工透露,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为确保未来仲裁裁决和绩效薪酬的有效执行,公司已向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申请对上述五名绩效薪酬义务人持有的公司股份采取财产保全措施,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已依法实施相应的财产保全。

根据该公司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发行人电子渠道”系统中的查询,原股东和业绩补偿义务人在普鲁莱德持有的所有东方精工股份均已被司法机关冻结。

东方精工越来越依赖普劳莱德。尽管新老股东对结果的确认存在争议,但并未影响普劳莱德的发展。普劳莱德上半年的收入占东方精工总业务的收盘份额进一步增加。

上半年,东方精工实现营业收入43.91亿元,同比增长93.89%,净利润1.82亿元,同比下降11.81%。

收入的增长主要是由Puulaid驱动的。

根据东方精工的半年度报告,该公司上半年动力电池收入为31.96亿元,同比增长166%,占公司总收入的72.77%。

去年同期,Puulaid的收入仅占公司总收入的53%。

东方精工表示,由于过渡期补贴政策的调整和动力电池制造商的推动等因素,子公司Puulaid今年上半年确认的销售收入较去年同期大幅增加。

据报道,Puulaid在上半年完成了3条新模块化生产线的建设,形成了14条模块化生产线和5条包装生产线的整体产能规模。

动力电池系统装机容量约为3.2千兆瓦时,装机数量约为6万台,同比增长率基本等于行业整体增长率。

东方精工表示,根据Puulaid管理层报告的数据,2019年上半年,Puulaid来自其核心客户和北汽集团附属公司(包括BAIC新能源)的销售收入占报告期内Puulaid总销售收入的95%以上。

与此同时,Puulaid在电池芯采购方面也继续高度依赖宁德时代的核心供应商和相关法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