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曾经有一个“中国梦”,最不喜欢被称为“野蛮人”,自称为真正的中国。

1842年春天,鸦片战争结束时,安南(现越南)代表团抵达北京。

让这项任务无法忍受的是,他们得到了与英国人一样的外交待遇——被称为野蛮人。

代表团一抵达下榻的酒店,就发现了一块写有“悦意会馆”字样的大匾。它立即感到非常屈辱。他们都表达了自己的情感和表情,拒绝进入酒店住宿。他们表现得好像要回家一样。最后,“一”这个词被打破了,他们热情洋溢地住在旅馆里。

此时,大清王朝可能仍在与英国血战到底,所以在被名义上的附庸国莫名其妙地侵犯后,它没有采取中国王朝的风格,因此它能够讲和。

问题是,安南人民是如何让“野蛮人”这个词变得如此愤怒的?安南使命也被称为教师,但给出了一个标准答案。

事后,代表团的一位高级官员专门写了一篇题为《论辨义》的文章来反击清朝,大意是我们原来是神农的后裔。学习遵循“孔子、孟子、朱成”,法规遵循“周、汉、唐、宋”。孔子从来没有说过“被子没盖”,退化成易地。

没关系,这篇文章的最后几个字都是杜鹃啼血,认为舜和周文王都不是像安南一样出生在中原,这个世界从来不敢把他们当成野蛮人,大清怎么敢这样对待他们!尽管安南因其文化身份而将自己视为“中国”,但这并不意味着安南愿意被中原王朝统治。

因为在安南看来,他们的“中国”是正宗的宣门。

在安南的建国传说中,品尝各种青草的神农有了第三个孙子,明朝皇帝,他首先在北方生了一个儿子,后来成为中国的君主。后来,他和一个来自南方的仙女在游历南方时生了一个儿子,也就是安南的创始人。

在这个传说中,神农的“中国”相当于由两个儿子共同继承,一个南方,一个北方。

并非巧合的是,在真实的历史情况下,安南一直秘密地称中原王朝为“北方王朝”,称自己为“南方王朝”。

元朝时代,安南更牛了,坚决遵循“崖山之后无中国”的理念,在正史中第一次提出了安南为“中国”、元朝为“夷”的表述。

[[明朝建立后,它试图收复安南的“家园”。在安南的历史表述中,它变成了“中国(越南)的小偷”和“小偷夺走了我的国家”。大明,最真实的汉朝,不幸被剥夺了“中国”的称号。

到安南最后一个王朝——阮朝(清朝中后期)末期,安南的“中国身份”已经到了被附身的地步。

当时,士大夫安南甚至不太重视汉唐盛世。他将阮朝直接提升为中国文化最崇拜的三代人。”与商周相比,它不如阮朝漂亮.”

至于中原王朝,安南在与周边小国打交道时更加霸道,假扮成“中国”,把它们当成“野蛮人”。

安南国国王曾发出一封信:“自古以来,野蛮人就侵略中国。

在印度支那半岛的土地上,安南巧妙地模仿了中原王朝“怀柔任远”的功夫。他还“把土地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并“在夏天把人们变成了外国人”。他还强迫小国的国王将他们的姓氏改为汉族,在实践中证明他不是外国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